目的地指南:

川藏南线十日自助游全攻略(一)

日期:2009-04-02 3:30:40 作者:西藏旅游 出处:西藏旅游



  这是一次期待已久的旅行,但也是一次匆忙的旅行。很久以来,我一直向往着青藏高原,去年的青海之行只能算是部分地圆了自己的梦想。我为自己规划了两条梦想之旅的线路,一条是沿川藏南线到稻城亚丁,另一条是川北-甘南-青藏线,这其中我优先考虑的是后一条。我一直在关注成都青旅的畅游西部网站,上面的有很多青藏、川藏的旅行线路,描述得极其动人,基本上是半自助的方式,比较合我的心意。完全跟团,现在我已难以接受,没有自由到处购物。彻底背包,到处找车找住宿,我同样受不了,毕竟旅游不是苦修。但是,从去年5月起,亚丁景区被封闭,我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等到今年5.12汶川大地震,使得所有经由成都出发的旅游计划变得都不太可能,真的让人沮丧之极。
  于是只能重新规划,这次看中的是走青藏铁路进西藏,结果是,不想跟团却买不到火车票,想跟团时却因为晚了一天同样无票难以成行。可是,假已请好,心已飞走,这时突然在携程网上看到一篇成都青旅广告性质的文章,说是稻城亚丁景区已经开放,可以成行,于是马上报名,在得到肯定成行的保证后,当晚就订好了无锡-成都,重庆-上海的往返机票。之所以选择重庆返回,主要考虑到自己没去过重庆,而且重庆是当时唯一能买到4折回程机票的城市。由于成都青旅的行程安排是稻城亚丁-丹巴-四姑娘山七日游,我的假期有10天,这样我计划留给重庆的时间有两天,足够了。结果由于临时增加一天行程去海螺沟,最后的重庆之行成了苦旅,为了省那1折机票!我从成都出发花了18个小时才进家门,苦不堪言,此是后话。

  稻城亚丁也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四川亚丁和云南中甸合称大香格里拉,由于交通不便,去过亚丁的人要远远少于去过中甸的人,这一点只要到携程上去看看游记的数量就知道了,再加上去年亚丁景区封闭,一年以来,彻底断了与外界的联系,现在既然开放,我可不能错过头班车,于是打点行装,向川藏交界处的亚丁出发。

  第一天 常州-成都

  2:40,无锡—成都,小潘送至机硕放场。一切顺利,在飞机准点到达前20分钟,成都雨止。接机至成都青旅签合约,2380,还算规范。我们的团只有两个人,和我同行的是赵先生,台湾人,北大旅游规划博士,已经来大陆十几年,一个人精,从精神上、物质上都看透了人生。

  晚餐计划到市中心的龙抄手总店解决,最好再到总府路、提督街把担担面、夫妻肺片等成都小吃一一扫荡。晚高峰成都无的可打,步行4.8公里,从洗面桥横街走到春熙路,一份炖鸡抄手、一份夫妻肺片就打消了先前的豪情壮志。

  当晚入住成都青旅赠送的圣地亚光酒店,这是西藏自治区某个部门在成都开设的酒店,定点接待西藏来成都的客人,酒店里弥漫着一股藏人的气息,用成都青旅李剑的话说:这是送的,其余不必多描。

  第二天 成都—雅安—泸定—康定—新都桥

  同行共5人,赵博士和我算是一个团队,王博士和他的大学老师女友及一个大二学生是一个团队,3+2的格局,两辆车,中华和捷达,全程同行,8天两千多公里,拉力赛一般,最终的事实证明:虽然都是国产车,但是国产品牌真的不如洋品牌,一路之上,中华前后爆了四次胎。另外一点感慨:现在的博士真的不值钱,随意组合,竟然就碰着俩。

  天色阴沉,走成雅高速,雅安以雅雨、雅鱼和雅女著称,与成都相隔不过100分钟车程,从地理上应该算是成都平原和四川盆地的边缘。出雅安不远,经天全县后,海拔就不断升高,远处开始出现大山的影子,这便是大名鼎鼎的二郎山,二郎山的东西两侧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东边基本还是成都平原的边缘,而西侧则属于横断山脉,天气也随着海拔的升高而陡然下降。

  二郎山原来是川藏线上一个著名的咽喉要道,极难翻越,现在已经修成了国内最长的隧道,在隧道入口处,是我们在本次行程中第一次看到荷枪实弹的武警,当时没想到在随后的八天里,我们每天都能看到检查我们身份证件的武警,从中可以看出藏区的社会治安还是个问题。

  此外,翻越二郎山不仅是地理上的分界线,同时,也是由汉族聚居区进入了藏族地区。事实上,一过二郎山隧道,就是甘孜州的地界了。翻越二郎山后的第一个县—泸定县就是甘孜州的地界。

  站在泸定铁索桥上,看着脚下的13根铁索和奔腾不息的大渡河,自有一番感概。到康定穿城而过未作停留,没能体会到康定情歌中“跑马溜溜的山”和“一朵溜溜的云”。出了康定城,道路越发艰难,虽然号称318国道,但是连东部的县乡公路都不如,道路在不断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大山中向远处延伸。雨渐渐小了,眼前开始出现大片大片的高山草甸,苍翠碧绿的草地上开满了黄、红、白、紫等各色小花,远处有各式藏族民居。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七月的草原不是绿色的,而是彩色的,草原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甚至,有的草原远远看去一片金黄色。

  川藏南线所经地区天气变化十分复杂,天空飘着的云彩,你不知道哪一块会在什么时候给你带来雨水?天气不断在晴、阴、雨中转换,也引得我等只能祈祷亚丁的万里晴空。大约6点到新都桥(康定县下辖的一个镇),住宿高原红酒店,感觉很好。

  在酒店女主人的指引下,到了新都桥一处牧场。牧场的主人(?但至少是那些牛羊的主人)很友好,让我们给他的孙子和孙女拍照,还要看我们拍的照片,当时他坚持要我把相机给他(我们沟通有点障碍,他的话我很难听得懂,只能猜个大概),我非常担心他会因为我没经他同意就拍摄他的牛羊而摔了我的相机,递相机的那一刻,我极度紧张,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长期以来,在我的心里,对藏族存在着严重的戒备心里,觉得我们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而且难以沟通,这次的甘孜之行告诉我,我错了,普通的藏民是非常友善的。这次是我与藏族的牧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感觉到了他们的热情与友好,也感受到了他们生活的艰难和贫困,也许他们的内心十分满足。

  新都桥的风光与传说中的“摄影家的天堂”有一定的差距,可能和我们到达时有点阴沉的天气有关,或者这里不是新都桥最美的地方。

  从出康定起,海拔慢慢攀升到4000米以上,当时已能感受到高原反应。坐在车里无所谓,下车拍照,多走几步或走急点能感到自己的气喘。新都桥海拔稍低,3700米。到了晚上,太阳穴隐隐作痛,这是我第一次在海拔3000米上过夜。以前最高的是丽江、西宁、昆明,都无任何反应。辗转反侧一夜。

  第三天 新都桥—雅江—理塘—稻城

  原本想早起看看晨曦中的新都桥,但是一夜未睡好,再加上天空仍旧阴沉,便没了这份兴致,当时考虑到反正回来时还要在新都桥再住一夜的。

  新都桥是川藏北线和川藏南线的分界点,新都桥向北经道孚、甘孜(县)、德格到拉萨,此为北线;向西经理塘、巴塘通往拉萨,此为南线。稻城位于川西南与西藏、云南交界的地方,去稻城是在理塘折向南约150公里行程,稻城再向南经乡城、德荣就可以到云南的中甸、丽江,即是所谓的大香格里拉地区,我们这次是走了半个川藏南线后折向云南方向。

  今天的路况稍好于昨日,但是天空仍是阴晴不定,晴一阵,雨一阵。出发后仍旧穿行在海拔四千多米的盘山公路上,先后翻越了海拔4412米的高尔寺山、4659米剪子弯山和全程最高的4718米的卡子拉山,高原反应也已从昨日夜里延续到了白天。窗外可见大片草场,虽然很美,但是已有点审美疲劳,蓝天白云偶尔一现。

  离雅江渐近,穿行在峡谷中,海拔不断下降,景色有点象江南的山区。半路有人招手搭车,是一姿色倩丽(难得一见)的藏族姑娘,司机征求意见,我们连连应允。停车后拉开车门,姑娘连忙招呼她的爸爸和侄儿上车。晕倒,我的眼泪在心里飞,车厢里充满了藏族人特有的气息。到雅江,他们下车,心中一阵轻松。但是藏人下车也带走了我们的运气,他们前脚下车,我们同行的另一辆车就爆胎了,而且一次就爆了前后两只,还好,离修车铺子不远,耽误时间不多。过了雅江继续翻山,天慢慢晴了,到理塘已是下午两点多,沿途有几次被武警检查站拦下登记。自3.14以后,往返藏区就严格起来了。等到了理塘县城加油时,发现加油站都有武警持枪站岗,街上武警战士列队(足有几十人)巡逻。原来理塘不仅因海拔4014米,而有世界高城之称,还是七世达赖及十世达赖的诞生地。在目前的氛围下,离奥运越近,气氛越紧张。说实话,政府能在目前有限开放藏区旅游,我还是很知足的。

  理塘也是川藏线上一个重要的节点,川藏公路横穿县城,向西经巴塘可达西藏,向南则通往稻城、云南方向。

  过理塘向南,风光立即变得和康定一带不同起来,山回路转,蓝天白云,一扫过去一天时阴时晴时雨带给我们的坏心情,停车站在路边,看着笔直的道路伸向天际,眼前飘着似乎伸手可及的朵朵白云,那种兴奋的心情和去年在青海湖边上的日月山时差不多。去稻城的路上,海子山是最让人感慨大自然造化神功的地方,海子山位于稻城与理塘之间,平均海拔4500米,满山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头,铺天盖地,公路穿行其中,两侧巨石累累,沿着平缓起伏的山势一直铺展到天边,与我们这两天看到的高原景象相比,就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整个海子山地区还有大大小小一千多个海子,估计这也是海子山名字的由来,海子山的巨石据考证是冰川的遗迹,现在海子山则是高寒湿地保护区。

  快到稻城时,路过大名鼎鼎的红草地,这里可以说是稻城风光的代表之一,遗憾我们来的不是时候,红草才刚刚长出水面,远处的杨树林还是碧绿一片,和照片上金秋季节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傍晚时分到达稻城县,这是一个很小的县城,只有两条呈丁字型的街道,很冷清,几乎看不到其他游客。稻城的海拔是3740米,几乎和新都桥一样,所以我的反应也是一样,半夜时分头痛醒来后就难以入睡,又是一夜辗转反侧,真是苦不堪言。

  第四天 稻城—香格里拉

  这是全程中最轻松的一天,但是起床时一点也不轻松,于是先去稻城县人民医院。热情的医生说着我几乎听不懂的方言,要帮先量血压。我说是轻微的高原反应,开点诺迪康(据说主要成份是红景天)和去痛片就可以了。结果他还是问我来了几天,还要待几天,最后开了肌苷等好几种药,一共只要21.6元,真的很纯朴。我这次在藏区接触的人都很热情,看到的都是笑脸。每当汽车开过,他们会向你挥手。你如果说扎西德勒,也一样能得到同样的祝福。我真的难以将这些普通的藏民和所谓的藏独联系到一起。

  因为行程轻松,大家早晨很晚才起床。等到出发上路,不知是肌苷缓解了派了作用,还是海拨有所降低,我的高原反应已完全感觉不到。司机把车开得很慢,好让我们仔细欣赏沿途的美景,这就是所谓小团的好处,一切由自己作主,不必看别人的脸色。

  稻城—亚丁的景色比昨日理塘—稻城的景色更美,基本上一路下来,风景是越来越美。从傍河边的青杨林到色拉乡的草原再到仲堆的溪流,甚至是路边很随意的一片开满紫色野花的草地,都是同样的美不胜收。

  通往亚丁的路上,你随意停车举起相机,都是江浙一带永远也看不到的美景。只有当你看过这样的风光之后,你才会明白什么是“大美”。其实我们现在来的季节还不是稻城亚丁最美的季节。稻城最美的是秋季,完全是金色的秋天,色彩层次丰富,美得让人感动。

  在到亚丁的途中,几次看到成片淡紫色的小花开满路边的山坡,真是太漂亮了,要知道这完全是天然的,引得同行的MM们一阵阵尖叫着冲到草地中去。

  今天的行程中,有旅行社赠送的温泉浴一次,杜鹃谷中的温泉(甘孜一带高原是世界上杜鹃种类最丰富的地区,五月份高原上盛开杜鹃)。我出来的比较早,于是和一个当地小伙子聊了起来,这是我在藏区接触的第三个藏族人,公务员,受过完整的教育,我们之间沟通没有任何问题。他困惑于极其枯燥单调的工作,整天面对大山。说到藏独的事,他说普通藏民没有政治意识,没文化,也没法律意识,只要有人给钱,他们什么都敢干,许多参与暴乱的藏民都是被人用钱煽动起来的。同时他也说了问题的另一面,就是基层干部的腐败,正是基层干部的腐败使国家民族政策的光芒难以照到普通藏民的身上。

  我们入住的亚丁绿野酒店网上评价很好,但现在空空荡荡,其实普通老百姓才是所谓藏独的受害者。亚丁实际上是日瓦乡的一个村,我们住的地方就是日瓦乡,现在叫香格里拉乡,离真正的亚丁景区还有30多公里路程。离开常州已经整整三天了,这才到亚丁的边缘。下午没有任何的行程安排,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也是一种难得了享受。拜上午医生所赐之灵丹妙药,今天已没有任何高原反应了。当然这也与日瓦海拔稍低有关。养足精神,明天去朝拜神山,但愿上苍赐我好天气吧。

  第五天 亚丁一日

  一夜好梦到天明,这是本次旅行以来第一次好睡眠。

  早晨起来,满怀对央迈勇、仙乃日和夏诺多吉三座神山的向往,以及对洛绒牛场的期待。抬天看看天空,平添一丝担忧,有点阴沉不见太阳的影子,于是安慰自己西部高原天亮得晚,一边向亚丁出发。从日瓦乡到亚丁村大约还有一小时车程,盘山而上,道路越发难走,到后来完全变成了碎石山路,坑坑洼洼,道上随处可见山上落下的碎石。沿途有几处观景点(川藏公路一过二郎山隧道,每逢风光优美处,均建有观景台,值得他处借鉴),由于天还阴沉着,我都懒得下车。景区门票价格原来是158元。现在因为只开放龙同坝——冲古寺一段(不开放的是冲古寺——洛绒牛场,正在施工中),所以门票现在是半价80元,同时我们被口头告知到冲古寺后不得前行,否则责任自负。

  冲古寺到洛绒牛场这8公里路程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曾经因为矛盾的激化而导致整个亚丁景区从去年五月一直封闭到今年五月才开放。这段路程原来由藏民提供马匹让游客骑马进去,藏民从中赚取部分马费(不是全部),但是当地政府为了大规模开发旅游资源,计划在洛绒牛场造酒店,冲古寺到洛绒牛场建索道,这样就绝了藏民牵马的收入,而且破坏生态,要知道在高海拔地区,生态一旦破坏,可能永远也得不到恢复,当然,藏民不会想到生态的问题,他们只是觉得神山上一草一木都不能动。藏民的意愿没有传递、解决的渠道,于是最终演变成激烈的对抗,直至政府彻底封闭景区。现在亚丁景区开放,但是也只开放到冲古寺,游客可以看到日照金山(三座中的两座,仙乃日和夏诺多吉,央迈勇必须越过冲古寺后才能看到)。不过,据说也有游客步行到洛绒牛场而无人干涉,我们也想尝试一下。

  到了龙同坝,天色未见好转,心情差了好多。花了4天时间才到达亚丁核心景区,却不得一见峥嵘,心中甚为后悔,昨天那么好的阳光,却白白浪费了半天时间。结果碰到两拨温州和青岛的游客更加剧了自己这种想法,他们都是昨天下午直接住到亚丁村,看到了傍晚时分的日照金山。

  龙同坝到冲古寺步行还要一个钟头,出于对高原反应的恐惧,游客一般选择骑马上行,我们也不例外,骑马上行需花费40元。这段行程的风光有点类似九寨沟,但没有九寨沟风光漂亮,光有溪流没有海子,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旅游辅助设施,如栈道等。人这种东西非常奇怪,九寨沟景区用大巴将游客送到沟底最高处,然后游客沿整洁的木栈道步行游览,于是有人说不够原生态,甚至是对自然风光的破坏。可是到了亚丁景区,我又不由得记起旅游开发的种种好处来。沿途随处可见修建车道的建材,未来亚丁景区的状况可能会和现在的九寨沟差不多。我想如果能把对原始生态的破坏控制在一个适当的度以内,也是可以接受的。仅仅一日之间,我的观念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因只是为了自己方便,人真的是自私的!

  很快到了终点的马站,继续往上步行十分钟,就到了冲古寺一带。传说寺院已被严重毁坏,目前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但是我根本未看见任何寺庙,这可能跟我对寺庙没什么兴趣有关,我是出了亚丁景区才想起冲古寺还没有看见。冲古寺隶属贡嘎朗吉岭寺,前一日,路过贡嘎朗吉岭寺,团友们进去,我一个人坐在门口晒太阳,我一直认为天下寺庙都是一个样,如果不信佛,大可不必见庙就拜。

  冲古寺附近是一处群山环绕的坝子,景色倒不错,估计洛绒牛场也就类似这样吧(反正见不着,也只能随意想想而已)。坝子虽不大,但也绿草如茵,溪流环绕,栈道已初步成形。这时,我们内心所想的就只有洛绒牛场了,反正雪山是看不到了。刚才在来的路上,和牵马的藏民沟通洛绒牛场的事,他说现在太晚已进不去了,只有住在亚丁村,早晨5点趁景区管理人员没上班溜进去。果然,在通往牛场的栈道口有工作人员值班,想通过那里是不可能的了。和一拨青岛的游客一起磨了半天嘴皮也是枉然,死了去洛绒牛场的心,自然也去不了同方向的牛如海、五色海,其实纵然可以通行,我有没有足够的体力应付来回四、五个钟头的步行,也是疑问。

  余下的选择就只剩下珍珠海了,上行大约半个钟头,沿途在修登山步道,比较艰难。我和赵博士搭识了四个青岛的女教师,她们是自行组团走川藏线的,相约下次结伴同行,旅行途中能结识新朋友是一种缘分。珍珠海很小,小的堪比半亩方塘,水也远比不上九寨沟的海子清澈,但是唯一的好处是正对仙乃日,而且极近。雪山的上半部分仍在云雾之中,我们决定坚决等下去,一直等到云开日出。于是在新铺的栈道上坐下来聊天、午餐。慢慢地云淡了起来,隐隐约约露出大致的轮廓,一阵激动继续等。直到雪山露出全部真容,有种不过尔尔的感觉,毕竟正是盛夏季节,雪线已经很高了,与照片上看到的壮观形象相比,自然有相当的差距。

  从常州出发开始计算,我花了整整四天,96个小时,行程2500公里,方得见仙乃日雪山,个中艰辛唯有自知。

  只有到洛绒牛场才可以同时得见三座雪山,于是原路返回,往夏诺多吉方向进发,但是云遮雾罩,虽然当地人说会天晴的,我们却无勇气继续等下去,担心到天黑也未必能看到,想想还是早点返回稻城吧,遂步行下山,就此结束此次遗憾多多的亚丁之行,心中唯一了以自慰的是总算看到一座雪山,总比……

  返回途中,刚出景区,但见艳阳高照,蓝天白云,简直是无话可说。山区的天气就是这样,所谓十里不同天,何况这里还是天气状况十分复杂的横断山区。可能是由于连续寝食不安,加上高原反应,身体状况下降,居然晕车了。路过昨天泡过的杜鹃浴温泉(10元一次,单独一个房间,估计会是全国性价比最高的),提议再泡一次,出来后才感觉正常,一路直到稻城。

上一篇: 川藏南线十日自助游全攻略(二) 下一篇:青藏高原:在那遥远的地方

在线评论
姓名:
电话:
出发人数:
出发日期:
出游线路:
电子邮件:
通讯地址:
其它要求:
验证码:

  文章搜索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公司地址 | 汇款帐号 | 网站律师 | 网站地图 | 更多友情链接 | 
技术支持:爱威海旅游网 版权所有:爱威海旅游网 备案号:鲁ICP备11010204号 客服QQ:336204 热线:15666315157 www.awhly.com 威海旅游网